十 五:

魔戒全属至尊御,
至尊指引诸魔戒,
至尊魔戒唤众戒,
众戒归一黑暗中。

 

 

Turning back they saw across the River the far hills kindled. Day leaped into the sky. The red rim of the sun rose over the shoulders of the dark land. Before them in the West the world lay still, formless and grey; but even as they looked, the shadows of night melted, the colours of the waking earth returned: green flowed over the wide meads of Rohan; the white mists shimmered in the watervales; and far off to the left, thirty leagues or more, blue and purple stood the White Mountains, rising into peaks of jet, tipped with glimmering snows, flushed with the rose of morning. 

'Gondor! Gondor!' cried Aragorn. 'Would that I looked on you again in happier hour! Not yet does my road lie southward to your bright streams

 

回头就看见河对岸遥远的山点燃。天跃向天空。红色的太阳升起,黑暗边缘的土地上。之前,他们在西方世界静静地躺着,无形的和灰色的;但即使他们看起来,黑暗的阴影中融化,地球的觉醒的颜色:绿色返回流过洛汗的广阔的草场;白色的雾气中闪烁着watervales;远的左边,三十里以上,蓝色紫色站在白色山脉,上升到峰尖喷气,闪烁的雪,早晨的玫瑰红。

 

“刚铎!刚铎!”哭了阿拉贡。”我希望看到你再次在快乐的时刻!没有我的道路是向南到你明亮的小溪

 

solaris_a:

【翻译】Galadriel's Song of Eldamar


(这首旋律和歌词都美哭了!!精灵女王的嗓音饱满华美,满含治愈之力,看歌词却觉得,这只是个离家已久的小女孩在思念故乡而已吧……原来高大有力、男子一般的精灵女王,心里也有这么柔软的角落)

(PS:Eldamar等地名其实有比较固定的译法,这里为了照顾字数就瞎译了(喂);以及欢迎提出建议及吐槽)


I sang of leaves, of leaves of gold, and leaves of gold there grew:

我歌木叶  木叶如金  金叶生故地

Of wind I sang, a wind there came and in the branches blew.

我歌清风  清风徐徐  枝间轻吹息

Beyond the Sun, beyond the Moon, the foam was on the Sea,

日之彼  月之彼  海波盈碎玉

And by the strand of Ilmarin there grew a golden Tree.

海之滨  伊玛琳  一树灿繁金

Beneath the stars of Ever-eve in Eldamar it shone,

永夜中  群星下  光耀埃达玛

In Eldamar beside the walls of Elven Tirion.

埃达玛  城垣边  近临提理安

There long the golden leaves have grown upon the branching years,

金叶长  岁月长  繁枝茂纷纷

While here beyond the Sundering Seas now fall the Elven-tears.

此岸上  离海东  精灵泪涔涔

O Lórien! The Winter comes, the bare and leafless Day;

哀哉洛林!寒冬至  华叶衰

The leaves are falling in the stream, the River flows away.

落叶逐流水  长河去不还

O Lórien! Too long I have dwelt upon this Hither Shore

哀哉洛林!居此岸  久羁留

And in a fading crown have twined the golden elanor.

华冠日黯淡  金花缭其间

But if of ships I now should sing, what ship would come to me,

今日歌舟楫  可有轻舟渡我去

What ship would bear me ever back across so wide a Sea?

可有轻舟  越离海之宽  载我还彼岸?


【完】

第一课 昆雅语听起来是什么样的

Ardalambion昆雅教程中译站:

注意:当我写á, é, í, ó, ú时,我希望你在屏幕上看到的是有重音标记的元音a, e, i, o, u。类似的,当我写â, ê, î, ô, û(如Barad-dûr)时,我希望你在屏幕上看到的是有音调符号的对应元音。当我写ä, ë, ö时,我希望你看到的是分音符(指上面的两个点)。如果有其他的奇怪符号出现,至少你应该知道如何读它们。




第一课


昆雅语听起来是什么样的


发音与重音


 


概论


事实上,昆雅语在我们的世界中首先以书面语言的形式存在:昆雅语爱好者往往分散各地,只通过书写为媒介来交流他们的作品(确切的说当我提到昆雅语的使用者时我通常指代“书写者”而非“言语者”)。然而,任何学生都显然应该知道托尔金设想的发音,而现在他的想法意图也可以被大致描绘出来。


 


现存有少量托尔金本人朗读的昆雅文本。在一个晚期的电视采访中,托尔金写下并且读出昆雅问候语elen síla lúmenn' omentielvo。更值得注意的是,他录了两个版本的Namárië(歌唱版和朗诵版)。此网页提供了朗诵版:http://www.salon.com/audio/2000/10/05/tolkien_elvish/index.html(在“精灵语诗歌”目录下)这个版本中的少数几行诗句与《魔戒》中出现的版本不一样:录音版本中是inyar únóti nar ve rámar aldaron / inyarve lintë yulmar vánier的,而非《魔戒》版本中的yéni únótimë ve rámar aldaron! / yénive lintë yuldar (a)vánier。录音是在书出版前录制的(因此也出现在最终修订版前)。还存在一个很久之后的录音,内容与《魔戒》版本中的诗句相同。我没用听过,所以我不能作更多评论。


 


有几个额外的录音很有意思,但他们不是主要信息来源。我们所知道的大部分关于昆雅语发音的信息来自于托尔金关于他的语言该如何发音的手写笔记,主要来自于《魔戒》的附录E。(的确,托尔金在录音中实际的发音并不常常完美的与他自己的技术性描述相符,但是毕竟昆雅语不是他的母语。)


 


任何一种自然语言都会有一个语音体系[1],一系列关于使用哪些音素,关于它们如何变化和表现,以及如何组合的规则。对于任何发展完好的人造语言来说是一样的。昆雅语绝对不是一堆随意又混乱的声音,托尔金仔细的建构了它的语音体系——既作为一个不断发展的个体(标准昆雅语从古精灵语逐渐发展而来),也作为一种固定的形式(定义为那种在中土大陆成为学识和惯例被使用的昆雅语)。托尔金让刚多林【Gondolin】的贤者彭格洛【Pengolodh】观察到精灵倾向于发出相对较少种类的音——“对于精通工艺的埃尔达精灵来说,他们不愿意为了小的目的浪费精力,欣赏用少数几个均衡的音组成的熟练和谐的口音,而不是大量复杂而混乱的口音”(PM:398)。没有任何一个昆雅语的用音对于欧洲人来说是完全异乎寻常的,但是他们被精致细腻的组合起来。相较于托尔金的精灵语来说,很多“真实的”语言的确看起来更混乱。


 


基本术语


让我们从基本术语开始(有语言学背景的人不需要在这个部分花太多时间)。任何语言的发音可以被分为两大类,元音[2]和辅音[3]。元音的发声是让气流“自由地”通过口腔:不同的元音通过调整舌头和嘴唇在不同的位置而发出,但是气流不被直接阻挡。如果一个人要发出不同的元音,读aaaaa...,或者eeeee...,或者ooooo...,很容易感觉到气流不受阻碍的通过口腔:我们只是塑造舌头和嘴唇的位置去塑造我们想发出的音。元音可以或多或少的“开放”[4]或“封闭”[5]:你只需要注意当发出aaah...这个音时的舌头和下颌的位置,对比当你发出ooooh...时他们的位置,去理解这是什么意思。元音a(如在英语part中)是最开放的,而元音u(如在英语rude中)是最封闭的。其他元音在这两者其中。元音也可以或多或少的“圆唇化”,主要取决于嘴唇的位置;元音u(与上面所提一样)被认为是圆唇的,因为发这个音时嘴唇撅起。元音例如o(如在英语sore中),实际上发音很像part中的a,但是o是圆唇的而a不是——这使得元音听起来差异鲜明。


 


当发出元音时,气流只是被调整(用如上文所述的方法),但是从未被阻碍。而对于辅音来说,气流更频繁的被阻碍。因此,托尔金告诉我们一个表达辅音的早期精灵语短语是tapta tengwë,或tapta,含义是“被阻碍的元素”或“被阻碍的”(VT39:7)。在最“极端”的情况下气流会在一个瞬间被完全暂停:p这个例子可以让我们很好的领悟,因为这个发音让上下唇接触,瞬间切断从肺腔呼出的气流,导致口腔内压力增加。然后双唇又忽然分离,在小小的爆破中释放气流——而这个爆破构成了p。这样的爆破辅音[6]包括tpk,和与他们相对应的dbg(注意是gold中的硬音g,而不是中的gin)。要发出他们的音,都需要先切断气流然后瞬间释放在口腔内不同位置的气流。我们不仅可以完全切断气流,还可以让气流“悄悄通过”一个小缺口,就像f的发音一样,让气流通过下唇与上齿间的缝隙。这样的“摩擦”音被称作擦音[7](或擦音的[8]),包括了fthv。除此之外还有别的驾驭气流的方式,比如让其通过鼻子,制造出鼻音辅音[9],如nm


 


我们还需要理解音的清浊[10]。人类(精灵也一样)生来就在喉咙中有一个能振动的装置,即声带[11]。为了让声带振动,我们需要在气流进入发声器官之前加入“声音”。这种“声音”的有或无帮助我们区分像vf这样的辅音。如果一个人从ffff...的音忽然转换到vvvv...,他会立刻感到喉头的振动(放一根手指在你的声门处——就是男人的喉结,而女性的不明显——然后你会真切的感受到声带的振动)。原则上来说,这个振动装置可以帮我们多发出一倍的音,因为所有的音都可以通过振动(浊音[12])或不振动(清音[13])来发出。而实际上大部分的音都没有清音版本。许多音几乎察觉不到清浊(比如说n,会比喷鼻的气息重那么一点点)。通常所有的元音也都是浊音,在昆雅语中也是这样(不过在日语中在特定情境下元音可以不被浊化)。而我已经提到dbg对应着tpk;他们在清浊音上也是对应的,前者是浊音,后者是清音。昆雅语的一个特点(至少是诺多口音)就是很少有被浊化的爆破音dbg;他们只出现在单词中间,且作为辅音丛nd/ld/rdmbng的一部分。一些人会将lv发成lb。(可能托尔金为没有充足证据证明的凡雅族口音构想了不同的规则:《精灵宝钻》说到名为Aldudénië的哀歌是一个凡雅族精灵创作的,这个词让学者们困惑,因为d出现的位置,不应该诺多的昆雅语中出现。)


 


音节[14]:由元音和辅音组成的语音不是一堆音素的一致爆发,而是有意识的被组织成有音律感的被称作音节的单位。可能存在的最短单词是单音节[15]的,只有一个音节——如英语单词from或它的昆雅语ho。超过一个音节的单词是多音节单词[16],他们形成更长的韵律节奏。如,单词faster有两个音节(fas-ter),单词wonderful有三个音节(won-der-ful),而单词geography有四个音节(ge-og-ra-phy),等等。不过显然我们应该在单词变的冗长和难以发音之前停下来。一些东方的语言,如越南语,更偏爱单音节的单词。但是正如上面所举的英语例子,欧洲语言常常用更长的单词,而托尔金的昆雅语更是充满了冗长而拗口的词组(像芬兰语一样)。想一想AinulindalëSilmarillion(五音节:ai-nu-lin-da-lësil-ma-ril-li-on)。一个原型昆雅语单词通常有两个或三个音节,而这个数字又总是因为词尾变化或单词组合而增加。


 


昆雅语的音


在昆雅语中,基本元音[17]有aeiou(分别有短音和长音)。他们也可以组成双元音[18],即两个基本元音作为一个音节在一起:有三个-i的双元音(aioiui),三个-u的双元音(aueuiu虽然euiu很少见)。第三纪昆雅语中的辅音有c (= k), dfg,gwhhyhwllymn,nwnypqurryst,tyv, yw(不过这份字母表有争议,因为昆雅语的辅音系统可以用很多种方法有理有据的分析)。在精灵语的书写系统Tengwar中,单词的拼写也表现出第三纪时一些发音近似的辅音融合到了一起。(þ演变为s,而开始的ñ演变为n——具体参照拼写部分的讨论。)在本课程使用的翻译和拼写中,只在hlhr的情况下反映出“遗失”的辅音差异。他们原先是清辅音lr,后来与普通的lr融合到一起(因此在上面那份第三纪昆雅语的辅音字母表中没有包含它们)。举例来说,我们这样拼写hrívë ("winter"),尽管事实上托尔金构想的典型第三纪昆雅语发音应该是简单的“rívë”(没有普通的r)。


 


尽管辅音hygwhwlynw,nyrytyqu(还有hrhl)必须被写作两个字母(因为是连音),有证据显示他们应该被作为单一的音对待:在后文会详细探讨他们的发音。有-w的连音代表唇音化[19]的辅音,而有-y的连音代表颚音化[20]的辅音。再一次友情提示,详细探讨请参见下文。另外要注意的是,qu只是单纯为书写的美观而设计的,它原本应该写作cw(大部分人会同意Quenya看起来比好Cwenya),所以事实上qu是和nw一样的唇化辅音。当计算音节时我们必须记住,在qu中没有元音u;这里的”u”代表w。因此alqua ("swan")只有两个音节:al-qua (= al-cwa)。在Tengwar书写中,qu是一个单独的字母,在一些最早期的资料中,托尔金也用q来代表它。


 


双辅音[21]:一些辅音也有延长或者双重的版本。双辅音之于单辅音,犹如长元音之于短元音。有时双辅音会明显的被表现在拼写法中:ccllmmnnpp,rrsstt (如ecco "spear", colla "cloak", lamma"sound", anna "gift", lappa "hem ofrobe", yarra- "to growl", essë "name", atta"two")。组合pp很少见,目前仅在远远早于《魔戒》的资料中被证实。在《精灵宝钻》的附录“发音的说明”中,克里斯托弗·托尔金【Christopher Tolkien】写到:“双写的辅音要发成长音,因此Yavanna中的n要发成长音,如英语中的unnamed,penknife,而不是短音n如英语中的unaimed, penny。”ana "towards"和anna "gift",tyelë "ceases"和tyellë "grade",ata "again"和atta "two",听起来是不一样的。也有可能,当一些被写成连音的辅音出现在元音之间时,被看作双辅音。如ny =颚化n的长音或双音(更多详情请参见下文)。


 


复辅音[22](相对单辅音):连续辅音的发音很难,所以全世界的语言都将辅音分为小组(或辅音丛)。任何语言中最典型的单词都是一系列的元音和辅音(单辅音或短的复辅音)的更迭——音节的“核心”往往是元音。托尔金的昆雅语不是例外,这门语言对于元音和辅音如何被组合成音节和更长的单词有着严格的规则。即使这样,复辅音也很常见,但是他们不像在英语中那样“自由”。英语和某种意义上的辛达语允许复辅音作为词首时,而昆雅语不允许(SD:417-418)。英语单词scream,以三个辅音构成的复辅音开头。这在昆雅语中是不可能的。托尔金提到,这些(在洛罕语中)被称为woses的野蛮人的自称drughu,在昆雅语中为 (UT:385)。昆雅语没有保留这个外来语中的首辅音丛dr-(即使不提在昆雅语中d不会出现在这个位置上)。昆雅语中有少数复辅音居中,位于单词中的元音间,根据偏爱程度,托尔金列举了以下词丛:ldmbmpncnd,ngngwnquntpstsx (cs)。因此我们有了下列经典昆雅风格的词,如Elda "Elf", lambë"tongue", tumpo "hump", ranco "arm"等等。最后,只有五个单辅音可以出现在词尾-l, -n, -r, -s和-t:(Letters:425,毕竟大部分昆雅语单词用元音结尾)。复辅音和双辅音通常不出现在词尾,但是如果词尾的元音由于和下一个单词开头的元音相同或类似而被去掉(省略),他们也可以出现。因此我们在《魔戒》中看到了短语lúmenn' omentielvo ("on the hour ofour meeting")中的“词尾”nn,这从lúmenna omentielvo (这个完整版本出现在WJ:367and Letters:424)简化来。唯一一个真正出现在词尾的复辅音似乎是因为特定语法而出现的nt(与格双数,详见下文)——例如,ciryant "for a couple ofships"来自于cirya "ship"。托尔金早期的昆雅实验品,1915年的昆雅词典,在这方面更自由。早期昆雅允许辅音和辅音丛出现在词尾,但是托尔金在涉及到《魔戒》中昆雅语的笔记里强调了这些音位问题。他因此而赋予了这门语言更独特的风味。


 


发音


元音:昆雅的元音很单纯。如果想准确的发出昆雅语的元音,托尔金推荐将意大利语中的元音作为参考(就像柴门霍甫【Zamenhof】对世界语做的那样)。母语为英语者有将元音模糊化的根深蒂固的习惯,特别是当元音没有被标为主重音的时候。因此在一个像banana的单词里,往往只有中间A被标准的发出。另外两个不被标重音的A往往被模糊化,成为语言学家称为“中央元音”[23](来自于希伯来语“虚无”,英语教科书中有时称为shwa)的东西。但是昆雅语中的所有元音,无论处在何处,都必须被清晰可辨的发出;任何想要把元音模糊的倾向都必须被禁止。


 


如前文所述,昆雅语中有长元音和短元音,长元音被标有重音记号:áéóúí,而短元音没有记号:aeoui。长元音和短元音需要被区别对待,发音时需要清晰可辨。有时只有元音长度的不同可以区分开相似的单词:例如,有短元音ucu表示"dove",而有长元音ú表示"crescent"。


 


长元音á的发音参照英语单词father: "hand", nárë "flame", quáco "crow"。然而英语中没有任何与昆雅语短元音a一致的音。掌握这个音很重要,因为这个音在昆雅语中很常见。托尔金提醒过,这个音应该比长元音á更“开放”。这个元音的发音(音值)应该在英语的father和cat中的a之间——不过它的长度(音量)应该和后者一样。类似于a在西班牙语padre中。母语为英语者或许会认为短元音a是双元音ai(见于aisle)中的前部分。


 


注意:如果你有第一部《星球大战》电影,听第四十五分钟哈里森·福特【Harrison Ford】第一次出场并自称汉·索罗【Han Solo】:福特其实发出了一个很好的昆雅语短元音a,让这个音节听起来像昆雅语(如hanu "a male" or handa"intelligent";显然这是一个昆雅语单词han"beyond")。不过在后面的《星球大战》系列电影中,Han的发音前后不一致,有时是father中的长音,有时是cat中的短音,而这在昆雅语中要努力避免。好吧,语言上的前后一致不是《星球大战》系列的重点。另外,你记得第三部中的恩多【Endor】吗?就是乔治·卢卡斯【George Lucas】放置他改造的泰迪熊的绿色星球。再猜猜昆雅语“中土”是什么?卢卡斯肯定要说,他是为了向托尔金致敬……


继续注意:彼得·杰克逊【Peter Jackson】的电影魔戒现身【The Fellowship Of The Ring】上映后我可以引用其中的例子了。许多对托尔金的作品感兴趣的人肯定看过这部电影了,很多人也会买DVD。一个精灵语短元音a的好例子出现在辛达语名字Caradhras "Redhorn"中,出自那场克里斯托弗·李【Christopher Lee】(萨鲁曼 【Saruman】)的间谍乌鸦从艾辛格【Isengard】返回的戏:"So, Gandalf, you try to lead them overCaradhras..."。在后面李站在艾辛格【Isengard】之巅念昆雅语祈祷Nai yarvaa rasselyataltuva notto-carinnar...时,李的发音a多多少少是正确的。(不过最后一个词听起来像cárinnar,第一个元音太长了——毕竟,李的母语不是昆雅语!)


 


对于母语为英语者的另一个挑战是在词尾发出完整的元音-a。在英语拼写中,词尾-a一般是中央元音。在Sara中对比英语和西班牙语对于词尾元音的发音会发现,西班牙语不像英语那样模糊词尾元音。在一份早期资料中,托尔金其实提到了,昆雅语和英语一样,词尾没有重音记号的-a是中央元音(”如英语单词drama", QL:9),但是没有迹象表明数十年后他撰写《魔戒》时仍是这样。的确在如前所述的早期资料中提到,在昆雅语的一种重要方言中词尾-a不弱化。所以说昆雅语的人应该努力将任何地方的a发音完整:如anna "gift"中的任何一个a都不应该像英语名Anna一样发音。


 


昆雅语中的长元音é是另一个在现代英语中没有的音。几世纪前,英语中的长元音e变成的长元音i(如昆雅语中的í)——虽然有这种倾向,长元音e还是常常被拼作ee,如see。昆雅语é和德语Mehr中的eh音值相等。英语air中的ai很接近é,但实际上是一个短元音e尾随一个中央元音。托尔金提醒过长元音é应该比短元音e更封闭(参见《魔戒》附录E),所以仅仅延长end中的元音e并不够。它的音值应该在end和see的e之间,但是长度应该和后者一样:nén "water", "day", ména "region"。


 


短元音e和end中的e发音相同,即使它出现在昆雅语的词尾。由于英语中的词尾e常常不发声,托尔金用ë标示词尾e——在本门课程中,这样的拼写贯穿始终。这只是提醒英语读者,昆雅语中这个字母是要发音的。不过由于英语口语中没有词尾e,一些读者会代入i或ey(因为英语单词偶然有结尾e发音,如Jesse发音为"jessi",karate发音为"karatey")。昆雅语中e的在所有位置都要发音。绝对不可以发音作i,或尾随类似y-的音:lómë "night", morë "black", tinwë"sparkle"。


 


长元音í的发音类似machine中的i,和see中的"ee"一样,昆雅语 ("now")和它的发音很像。其他的例子有nís "woman"和ríma "edge"。长元音í必须可辨别性的长于短元音i,后者的发音类似pit中的iTitta "tiny", imbë "between",vinya "new"。在一份早期资料中托尔金也引用了pit作为昆雅语短元音i的发音示例(QL:8)。后期资料表明短元音i的音值类似machine中的i,在英语中常拼作"ee"——以此开头但是更短。(在清音后,如feet,英语中的"ee"也很短——只是要明确长元音í和短元音i间有长短区别。)注意短元音i的发音从来不像fine = "fain"中的ai。(昆雅语finë "larch"有两个音节,两个元音的发音分别类似于pit[最好再封闭些]和pet。)当然词尾-i(通常表示复数)的发音同上。如果学生能原谅我再次引用《星球大战》,乔治•卢卡斯【George Lucas】的Jedi可以是"jedai" = "jed-eye",但是托尔金的Quendi绝不是"quendai"。昆雅语中,词尾-i的发音类似Iraqi, Mississippi中的词尾。


 


长元音ó的发音多多少少类似英语sore中的o,但是更紧致和“封闭”些(在sore中的o和soon中的"oo"之间):mól "slave", "wool", óma "voice"。短元音o的发音类似for(加重音的),或box。后者的音值有些太开放,且根据托尔金的描述有些像A的音。然而在Namárië的录音中,这是托尔金本人最常使用的发音,或许因为他的英语口音。这些词中有orondo "cave", olos"dream", tolto "eight"。当然,昆雅语o的发音从来不像英语中so, also,类似"ow"的发音;单词tolto一定不读作"tol-tow"。o既不会变成中央元音,也不会被省略。遇到词尾-on时要多加留心,它通常出现在男性名字(和复数如Silmarillion,见后面的课程)中。一个带英语口音的名字发音,如Sauron,会导致一个困惑的精灵写成Sór'n(最好也是Sóren)。词尾-on的发音类似online的第一个音节,元音要完整充分的发音,即使在Sauron中它不被标记重音。在PJ电影中,演员们把这个名字读的很好,特别是甘道夫【Gandalf】和萨茹曼【Saruman】的发音。这两个演员对Mordor的发音也很好的表现出精灵语的短元音o


 


长元音ú就是brute中的元音,在英语中也常拼作fool中的"oo":Númen "west", "crescent", yúyo "both"。长元音ú一定比短元音u要长,后者的发音有点像put中的元音(不是cut中的)。理想情况下,昆雅语短元音u应该比put中的元音更圆唇化,应该是长元音ú("oo")的更短版本:Cundu "prince", nuru"death", ulundo "monster"。注意昆雅语u从来不发作"yu"如英语中的union,ulundo的发音不是"yulundo"。


 


当元音+ r的组合出现时,母语为英语者要格外小心。如组合aror,,很多母语为英语者会不自觉的加长元音,即使应该是短元音(也有很多人会省略r,特别是后面有一个辅音的时候)。但是昆雅语如narda ("knot")和lorna ("asleep"),r前的元音必须是短元音,没有重音标记的那种。偏向"ná(r)da", "ló(r)na"的发音是不可以的,无论有英语口音的人多想这么做。


 


当组合erirur出现(如sercë "blood", tirno "watcher", turma"shield")时,母语为英语者一定不能像英语serve, girl, turn一样的发出元音(我有一个英语老师曾告诉我"girl"是英语中发音最难听的单词之一,她在大学教英语,所以她应该知道——不过她不一定是认真的……)。短元音eiu应该像前文所述那样发音,与r无关。在《魔戒》附录E中,托尔金写到,er, irur的发音不是英语中的fern, fir, fur,而更像air, eer, oor(这样会让母语为英语者自然的发出air, eer, oor,但是需要被铭记于心的是这些音只是近似音)。在PJ的电影中,演员们努力想把昆雅名Isildur的最后一个音节正确的发出来,但没能始终如一。有一个倒序镜头,埃尔隆德【Elrond】(雨果·维文【Hugo Weaving】饰)带着伊西铎【Isildur】去末日山并且要他摧毁至尊魔戒,维文对Isildur的发音很好——就像托尔金所述那样。


 


双元音:除了“基本”元音,即上文所述的单一的元音(语言学家叫它们单元音),还有双元音——两个基本元音组合在一个音节中,在构词方面起到和单元音一样的作用。昆雅语中的双元音有aiaueuiuoi,和ui


 


双元音ai的发音与其在aisle中的发音相同,不是mail中的发音,不过英语中出现的通常是后一种情况(有人能想到除aisle以外的例子吗?)。faila "just, generous"的第一个音节,发音与英语中fail的不同,因为昆雅语ai的发音永远是英语中的I,与eye相同:Aica "fell, terrible", caima"bed", aira "holy"。显然最后那个词的第一个音节不是英语中的air!


 


双元音au的发音类似德语中的Haus,或多少类似英语cow中的"ow":aulë "invention", laurëa"golden", taurë "forest"。永远不读作英语caught, aura中的au(这些词听起来更像昆雅语长元音ó)。在《精灵宝钻》的附录“发音的说明”中,克里斯托弗·托尔金【Christopher Tolkien】写到,Sauron的第一个音节应该像英语中的sour,而不是sore。(不过在英式英语中sour的发音是中央元音,尾随不发音的r,这在Sauron中不应该出现)


 


英语中没有双元音eu,不过跟英语so中的"o"很像。唯一的区别是英语中eu的前部分是中央元音,而昆雅语中的发音是普通的e(如end)。尤其是一些英国上等阶级对so中"o"的发音,和昆雅语eu很接近(美式口音不接近)。这个双元音在昆雅语中不是很常见,有以下例子:leuca "snake", neuma"snare", peu "pair of lips"。


 


在第三纪时,双元音iu听起来像英语yule中的yu。托尔金原本设想的发音规则类似其他昆雅语双元音,重音在前一个元音(《魔戒》附录E)。但是第三纪的口音是,两个元音发音力度一样,这对母语为英语者来说更简单。这个双元音很少见,根据词源可证实的只有少数的词汇(miulë "whining, mewing", piuta"spit", siulë "incitement", tiuca"thick, fat", tiuco "thigh", tiuya-"swell, grow fat"——有些例子从托尔金早期昆雅语材料中引用。)


 


双元音oi很简单,和英语oil, toy中的"oi"or "oy"一样:coirëa "living", soica"thirsty", oira "eternal"。


 


双元音ui,托尔金有时会用ruin的发音来比拟。这是个很令人吃惊的例子,因为通常ruin的发音似乎包含了两个音节ru-in。还可以类比英语短语tooyoung中的"ooy":huinë "shadow", cuilë "life", uilë"(long, trailing) plant"。注意组合qui中没有这个双元音,只是cwi的一个好看的拼法(如orqui "Orcs" = orcwi)。


 


除此之外不再有双元音,出现在一起的两个元音都属于不同的音节,要分别发音。这种不是双元音却在一起的元音,被语言学家称为元音连续[24]。古精灵语中,至少在单词中间,不存在这种现象:托尔金借费艾诺【Fëanor】之口说道:“我们的祖先……在构词时,用辅音如墙壁般分割开元音。”(VT39:10)。但是后期有些辅音被遗忘了,所以元音连接在了一起(VT39:6)。昆雅语中,甚至存在多音节且全是元音的单词,如(宇宙的名字)和oa ("away")。最常见的元音连续组合有:eaeoieiooa,其中的每个元音都要发音。托尔金常通过给其中一个元音加分音符[25]或“点”来强调这一点,且在本课程中我们会自始至终的这样表达:ëa (), ëo (), 。这样就没有理由犯类似将ëa读作heart或please,或将读作canoe或foetus的错误了。(还会出现其他错误:PJ的电影中,饰演凯尔崔儿【Galadriel】的凯特·布兰切特【Cate Blanchett】一度将Eärendil简化成"Erendil":"I give you the light of E[ä]rendil, our most belovedstar..."拜托,我们可以在剪辑中多加一个元音吗?)


 


在本门课程中,我们不为ie(除非出现在词尾)和oa加分音符,不过根据托尔金一些手稿关于öa的记载,这些元音必须被分别发音,而不像英语,piece (或tie) ,或load。据此,克里斯托弗·托尔金【Christopher Tolkien】在《精灵宝钻》的附录“发音的说明”中表示名字Nienna的发音为Ni-enna,而非"Neena"。(紧跟着Eärendil那句词,凯特·布兰切特【Cate Blanchett】说的昆雅词namárië, "farewell"。我很高兴的发现她的这个词发音好多了,-的音基本对了!)以下这些词中有元音连续:fëa "soul", lëo"shade", loëndë "year-middle"(精灵年历中,一年中间的一天), coa "house", tië "path"。


 


辅音:对于说西方语言的人来说,大部分昆雅语中的辅音都很简单的。需注意以下几点:


 


C的发音是k,永远不是s;事实上在很多情况下托尔金用字母k而非cCelma "channel" 或cirya "ship" 的发音一定不是"selma", "sirya"。(辛达语拼写同理,当看到Rankin/Bass的动画版《魔戒》中,被Celeborn读作"Seleborn"时,你就知道电影制作者从来没看过附录E了。)


 


在组合中hwhyhlhr,字母h不应该单独发音。这些只是连音主导的单一辅音:


组合hlhr原本被写作清辅音lr,意味着发音时不需要振动声带,效果是“密语”版本的普通lr。(如果你可以将please中的l分离出来,你会得到一个清辅音l——虽然这是个“偶然”,因为受前面清爆破音p的影响。与古精灵语不同的是,英语中的清辅音l从来不是一个独立的音。)在昆雅语中,这些音很少见,例词有hrívë "winter"和hlócë "serpent, dragon"。虽然书写上hlhr被保存了下来,托尔金表示,在第三纪时hrhl的发音和普通rl一样。


 


hw一致的是英语中发音与普通w不同的wh(例如,witch和which听起来是不一样的——在美式英语和北不列颠式英语中有这个区别,但英国标准音中已经没有了)。简单的说,hw的音类似你吹蜡烛时“轻轻的”吹风声。对于已知的词来说就是这样:hwan "sponge, fungus", hwarin"crooked", hwarma "crossbar", hwermë"gesture-code", hwesta "breeze, breath, puff of air"(also as verb: hwesta- "to puff"), hwindë "eddy,whirlpool"。


 


hy的音会出现在英语中,但通常不被看作一个独立的辅音。用德语类比,这是个ich ("I")中的"ch"音,被称作ich-Laut或"ich-sound"。对母语为英语者来说这个音很像sh(可以想象肯尼迪练了很久也很难避免"Ish bin ein Berliner")。如前所述,英语中也有(轻)版本的音:如hew, huge, human,这里h的发音类似(隐约的hy)。托尔金在SD:418-419中说,昆雅语或“亚福隆尼语”中,hy的发音“大致和huge中的h一样”。在《魔戒》附录E中,托尔金也指出,hyy的关系正如hww(如上所述)的关系:一个清音,一个浊音。所以另一个发出hy的方法是发出y(you中的),然后无声,“低语”般的振动它。一旦你得到了这个音,你就可以反复加强它。发音力度应该和英语sh一样:Hyarmen "south", hyalma"shell, conch", hyellë "glass"。似乎hy总是出现在词首。Ahya "change"是已知唯一一个hy出现在元音和单词中部的词。另外,某些元音后的ht中的h发音与hy相同,见后文。在《魔戒》附录E中,托尔金写道,母语为西方通用语(红皮书【the Red Book】原本的语言,是托尔金将其翻译成英语)的人,发音时会将sh代入hy。不关心固有音系的母语为英语者也会犯这样的错误,将hyalma读作"shalma"。这样的发音在中土大陆的设定中也存在,但这不是正确的精灵口音(而这是我们的目标!)。不过我想很多英语为母语者基本不知道差别。偶尔的,通过sh,有的人可以发出很好的hy;要确定你的舌头没有翘起(你可以通过舌抵下齿来确定这一点)。如果在这样的舌位读sh,会得到类似hy的音。


 


除了组合hwhyhlhr,字母h是一个独立的音,但是在不同的位置发音不同。似乎最初的时候,昆雅语h(来自古精灵语kh)要强于英语h——就是high中的“呼气h”[26]。在费艾诺【Fëanor】的时代这个发音显然是德语ach或苏格兰语中的ch,或西里尔字母中的X。在音标中,这个音写作[x]。但是后来,在词首,这个音被弱化然后演化成英语h。在《魔戒》附录E中,托尔金告诉我们,腾格瓦字母[x]开始被叫做harma;这样叫是因为这个单词的h原本发音为这个字母的音,[x]。但是当这个位置的[x]最终演变为英语中的h,这个腾格瓦字母被更名为aha。当位于词中时,[x]不被弱化。因此我们有了以下规则:在词首(元音之前)时,h的发音如英语中的h;在词中时,h的发音为[x]。如位于元音之间的aha "wrath",还有位于t之前的pahta "closed", ohta "war", nuhta-"to stunt"。


 


在一个晚期资源中,托尔金写到“在昆雅语和泰勒瑞语中,中间的[x]在大多数情况下演变为h”(VT41:9)。因此遇到单词如时aha,发音如英语中的“呼气h”是可以被接受的。而遇到ht组合时,必须发音为[xt],弱化的“呼气h”应该仅能被听见。


 


还有一点要注意。相似的,th的起初在任何时候都被作[x]。即使跟着元音aou,发音也不变,如pahtaohtanuhta。但是如果跟着元音ie,[x]应该变为相似的德语中的ich-Laut(在这点上,德国人或许是托尔金的灵感。)因此单词ehtë "spear"或rihta- "to jerk"中,h的发音应该如hy。又一次说到,托尔金设想说通用语的人类(生命有限的)会有代入英语口音sh的冲动,说成"eshtë", "rishta"。


 


昆雅语l“多少类似英语中音节首(辅音丛内)的l,如let中的l”(《魔戒》附录E)。为什么托尔金说昆雅语l类似英语中音节首(辅音丛内)的l(无论其在昆雅语中的位置)呢?因为托尔金注意到,英式英语中,l在不同位置的发音有些不同。音节首(辅音丛内)l,如let中的l,其发音是普通的l[27]——这就是它在昆雅语任何位置的发音(在其他语言中也是这样,如德语)。但是在英语中,如果不在音节首(辅音丛内),其发音被称作“软颚化”l[28]。它与普通l的区别是,发音时舌尖抵住上齿龈根部;比较这两个词中l的发音:let (普通的l) , fill (软颚化的l),后者比前者的音调要低,而这两个音的不同在昆雅语中需要避免。这对美国人来说可能很难,因为他们习惯于把任何位置的l发成较低的软颚化音(至少在欧洲人听来是这样)。——完美主义者还会注意到:在书信:425中,托尔金提到昆雅语的l是“齿音”,即发音时舌尖触碰上齿。而在英语中通常用的“齿槽音”l,发音时舌尖放松在上齿后方而不触碰到。这导致了发音更深沉。在昆雅语中,要确保发l音时,舌尖触碰上齿。


 


昆雅语n和英语n一样。通常它的发音就是n,但某些情况下代表以前的ng,如英语中的king, ding(注意,尽管这样拼写,但听不到明显的g)。与英语不同的是,昆雅语中这个音可以出现在词首。如同在拼写惯例部分提到的,有时托尔金用字母ñ表示旧时的ng,如Ñoldor。在他的书信中,有一处托尔金为Noldor(就是这样拼的)做的脚注,告诉我们词首N的发音“如ding中的ng”(书信:176)。不过这是“过时的”发音,弗罗多【Frodo】时代的人们说昆雅语时只是说Noldor:在《魔戒》附录E中有明确地说明,在第三纪,原先的ñ发音如普通的n,所以精灵语字母ñ “演变为n”。我们沿用了这种写法,所以忽略昆雅语的音系历史,几乎任何位置的n都代表英语中普通的n。我说“几乎任何位置”,因为c (= k), gqu之前的n还是发音作ñ。当然这不是个问题,对于母语是英语还有其他很多语言的人来说,自然而然就会这么发音。因此,在单词anca"jaw"中,辅音丛nc的发音如英语tank中的"nk",在单词anga "iron"中,ng的发音如英语finger中的"ng"。注意,昆雅语中任何出现在单词中部的ng都应该发出可听到的g(对组合ngw也是如此,如tengwa"letter"),而不是上文所述的ñ,或没有明显g的英语king中的"ng"(我们说的是硬音的g;昆雅语的发音ng从来不是英语angel中的发音"nj",而是像finger中的一样。昆雅语中也没有如英语gin中的软音g)。


 


昆雅语中的r“在任何位置都是颤音r,辅音前的r不被省略(如[英式]英语part)”(《魔戒》附录E)。英语中的r相对于昆雅语来说,太轻了;这就是为什么词尾辅音前它总是被省略(除了当下一个词正好以元音开头时——同样,一些母语为英语者甚至在应该在元音处结束而下个词以元音为首时发出R音,如vanilla ice变成"vanillar ice",或"vanillarice"!显然,在昆雅语中决不能这样。)昆雅语r是颤抖的[29],就像在西班牙语,意大利语,俄语等,还有苏格兰英语中的那样。一个特定的腾格瓦拼写表明昆雅语中的r,在辅音(与元音相对)前,和词尾,会忽然变轻。但无论如何都必须是清楚的颤音,即使在以下的位置:Parma "book", erdë"seed", tasar "willow", Eldar"Elves"。r前的元音不被延长,也不受任何影响。在PJ的电影中,饰演甘道夫【Gandalf】和萨茹曼【Saruman】的演员通常能把Mordor说对,能听到颤音r和短元音(相比之下,伊利亚·伍德【Elijah Wood】饰演的佛罗多【Frodo】总是不带颤音r的说Módó)。在电影中,Mordor是黑暗大地【Black Land】的辛达语,但是从构词和发音来说,也可以是昆雅语mordor = "shadows" 或"stains" (mordo的复数) 。


 


昆雅语中没有法语和德语中常见的小舌颤音[30]r,《魔戒》附录E中记载,这是“埃尔达精灵觉得厌恶的发音”(甚至还表示这是半兽人对R的发音!)


 


辅音s是清音,“如英语中的so, geese”(《魔戒》附录E)。在英语中,s的发音会变成z,虽然还是写作"s"。例如,虽然英语house中的s是清音,在复数中houses还是会变成浊音(因此,托尔金说他更喜欢写作houzes——PM:24)。在昆雅语中,要小心不能将s变浊为zAsar "festival", olos"dream", nausë "imagination"。第三纪的昆雅根本没z这个音。(托尔金设想过,z出现在更早的时代,但是逐渐演化为r,被r替代。如,UT:396中写道,复数olos "dream"一度为olozi,但后来变成olori。)当出现在元音中间时,s常被表示为þ(多少= thin中的th);上面提到的asarnausë在旧时被写作aþarnauþë,在腾格瓦中也是这样拼写的。


 


我们必须假定vw的发音分别如英语vine和wine中(但是词首nw绝不是n + w,而是被称作唇音化的n,见下文),但是对此没有资料明确记载。《魔戒》附录E中似乎暗示,在第三纪的昆雅语中,首音的w发音变作v:因为早期腾格瓦字母名vilyawilya。类似地,托尔金提到单词véra ("personal, private,own")在“古昆雅语”中被写作wéra(PM:340)。但是在《词源学》中,出现了与此有分歧的说法。有时托尔金会在W-的词干中用v-,如vanya- "go, depart, disappear"中的词干WAN;有时他会用双重形式,如词干W (或WAWA, WAIWA) 暗示了vaiwawaiwa都代表"wind"。托尔金为词干WAY举例"w- vaia"("envelope"),有证据的表明了waiavaia这两种形式都可以(以上来自于LR:397)。在LR:398中有更多双重形式的例子,但是在来源于词干WIL的动词vilin ("I fly")中,托尔金后来将其改为wilin,令人不解。可能他忽然决定用“古昆雅语”的拼写,而不是否决另一种形式。


 


有证据显示,在第三纪时,词首的w-发音作普通v-。在托尔金列出有双重形式w-和v-的词中,前者显然是更古老的形式。虽然托尔金自己偏爱形式v-而非w-(既单独出现,也作为w-的替代),我没有统一我的拼写,但是在这门课中我会使用形式v-(对vilin也一样!)。即使这样,很可能在第三纪时,口头语言中wv的区别已经模糊不清消失不见,因为词首的w发音为v。不清楚的是在腾格瓦拼写中两个字母的区别是否与口头语言的一致(如腾格瓦中有þs,但发音都是s)。如果这样,被称作(wilya >) vilya的字母代表v,用来表示旧时的w,而另一个字母(vala),代表v,还是表示v。不同于位于词首,第三纪vw之间是有区别的。如组合lwlv,它们之间的区别被发音的不同强调了:“对于lv,而不是lw,很多使用者,特别是精灵们,习惯于用lb”(《魔戒》附录E)。因此类似elvëa "starlike"的词会被发音作"elbëa",在腾格瓦的书写中可能也是这样。虽然这有时很像不标准的发音,且托尔金在拼写中还是会暗示发音"lv",如《精灵宝钻》第二章中,雅梵娜【Yavanna】和曼威【Manwë】的对话中,托尔金用了Celvar (或 "Kelvar",animals)而不是Celbar。但是在PM:340中,托尔金表达"branch"时,用了昆雅语olba而不是olva


 


字母y “仅被用作辅音,如英语Yes中的y”:托尔金强调这一点,因为这是昆雅语拼写中少数几个和拉丁拼写有重要不同的地方之一(书信:176)。昆雅语中没有如德语ü或法语"u"(lune)中的元音y(虽然辛达语中有)。


 


关于送气音[31]的问题


对于清音c (= k), tp的精确发音,有一点不清楚:在英语和其他一些语言中,当这些音出现在元音前的词首时,发音时伴随送气[32]。就是一个像h-的送气音伴随着他们。在这样的位置,他们的发音有点像k + ht + hph(如在backhand,outhouse, scrap-heap中)。普通人完全意识不到这一点,在发音时并没有刻意注意额外的h音:这就是词首ktp是如何发音的。但是在某些语言里,如法语,俄语,(可能最重要的)芬兰语中,位于词首的这些辅音后并没有毫无理由的h音。


 


昆雅语tpc是否应该如英语中那样送气,或如法语和芬兰语那样发音?在托尔金任何已发表的作品中,这个问题都没有得到直接回答。能觉察到的只有,辅音tpc在古精灵语中绝对不送气,因为在古精灵语中它们与可辨别的送气音不同:th, ph, kh,之后演化为昆雅语中sfh的。(如,比较两个完全可区分的古精灵语thaurâ "detestable"和taurâ "masterful"——第一个词的th听起来应该像母语为英语者将后者的t误读的那样!而后者的t应该用法语音发出,是不送气的)。因此,昆雅语tpc是否应该如它们在古精灵语中的那样不送气呢?


由于古精灵语中的送气音已经被改变,为tpc加上送气也不会引起困惑。但我们还是应该注意到,在费艾诺【Fëanor】发明的书写法中,原本是有专门表示送气音的字母的:“在费艾诺的最初书写系统中,用[书写]线上和下的额外枝杈表示音级,通常表示送气辅音(如t + h, p + h, k+ h)”(《魔戒》附录E)然而没有额外的字母用来表示tpc。综上所述,我认为昆雅语tpc的理想发音是不送气的。对于那些习惯在这些元音后自动加类似h-的送气音的人来说,改掉这个习惯很难,因为他们完全意识不到。曾经有一个语音老师交给我一个摆脱送气音的小技巧,就是在燃烧的蜡烛前练习tpc/k的发音,要保持火苗不动(火苗会因为送气音的气流而动)。


 


tpc/k相对应的浊辅音分别是db和(硬音的)g,他们在英语中不送气。因此,习惯于听清辅音发送气音的人或许会(错误的)认为不送气的清爆破辅音才是与其相对应的。不发送气音,昆雅语tarya ("stiff"), parma("book") or calma ("lamp")在母语为英语者听来会有点像"darya,barma, galma"(母语为法语,俄语或芬兰语的人就不会觉得困惑)。当发这些音时,我们一定不能振动声带去发浊音dbg。但是我要强调,一个学生不应该花太多时间在是否送气的问题上;如我前文所说,在已发表的作品中没有关于昆雅语tpc精确发音的记载。就算加送气音真的错了,我们在读Namárië时犯的错也不会比托尔金本人读时犯的错多。


 


颚化和唇化的辅音


昆雅语中有nyarna "tale", tyalië"play" or nwalca "cruel"这样的词。从拼写上看,这些词似乎以辅音丛开头:n + yt + ynw。不过这与路德翰【Lowdham】的说法不一致:“阿登奈克语,和亚福隆尼语[=昆雅语]一样,不能忍受超过一个单个的基础辅音出现在词首”(SD:417-418)。那么我们该如何解释呢?


 


理由似乎是,组合如nyarna中的ny就是单个的基础辅音:Ny不是辅音丛n + y,而是一个整体,被恰当的表示,如西班牙字母"ñ"——señor中的。当然这个词的读音很像"senyor",但"ñ"确实是一单个独立的辅音。这个"ñ"是n的颚化版,一个受到y方向影响的n。英语中有一个颚化辅音,通常表示为连在一起的"sh"(显然不是辅音丛s + h);这个音可以被描述为颚化的s。如果仔细对比s 和sh的发音,你可以感知到你口腔中颚化音的发音机制:通过向后抬高舌头使其碰到上颚(因此被称为颚化音)而发音。ssh之间的关系与n和昆雅语ny(或西班牙语"ñ")间的关系相同。


 


除了ny,昆雅语中还有颚化音tylyry(如tyalië "play", alya "rich", verya"bold");他们分别是普通tlr的颚化。对于ty,托尔金写道它的发音与英语tune中的t类似(SD:418-419——要注意他想到的口音是"tyoon";在所有形式的美式英语中都不是这样的)。在刚铎【Gondor】,一些说昆雅语的凡人对ty的发音应该如英语church中的ch,但这不是正确的精灵口音。而辅音ly,发音应该类似葡萄牙语olho ("eye")中的"lh"。在《魔戒》附录E中,托尔金写到l(就这样拼的)也应该“在位于e, i和一个辅音之间时,或最终位于e, i之后时,在某种程度上被颚化”。用词“在某种程度上”似乎暗示了在这些位置上,我们没有一个不变的,“成熟的”l(如ly),但是在词汇Eldar "Elves"或amil "mother"中,理想状况下的l应该有一点偏向颚化。


 


除了颚化辅音,我们还有唇化辅音:nwgw and qu (= cw),他们不是辅音丛n + wg + wc + w,而代表着与w一起时,发ngc (k)音时撅嘴。通过撅起嘴唇,辅音被“唇化”(这个词来自于“唇”的拉丁语)。可以肯定昆雅语qu的发音如英语queen中的qu,但理想情况下发音应该是kw融合在一起,成为单一整体的音。(的确,在一份早期资源中托尔金写道,虽然qu最初只是“伴随圆唇的”k,“现在听来就完全像英语qu——一个跟在清晰w后的圆唇k”:参见Parma Eldalamberon #13,第63页。不过我认为这一设想已被后期暗示昆雅语中最初没有辅音丛的资料取代,SD:417-418。)相似的,Nwgw表示融合的n/wg/w——应该注意到的是只有在词首时nw作单个的唇化辅音,代表早期的ngw(托尔金也可能拼作"ñw","ñ"是英语king中的ng)。出现在单词中部时,如vanwa "gone, lost",nw其实是辅音丛n + w,在腾格瓦的拼写法中也是这样。不过唇化辅音qugw是可以出现在单词中部的。实际上gw只出现在这个位置上,且经常在组合ngw中(不是"ñw",而是"ñgw",还是用托尔金的"ñ"):Lingwë "fish", nangwa"jaw", sungwa "drinking-vessel"。


 


长度的问题:似乎出现在元音中间的唇化辅音和颚化辅音相当于长辅音或双辅音(仿佛连写的两个辅音是一个辅音丛似的)。又要说到,相当于西班牙语"ñ"的唇化辅音n(不是托尔金有时用的king中的ng),我们可能会问,atarinya ("my father", LR:61)是否表示"atariñña"。如果是的话,单词中间的ny就表示颚化的长音N。如此单词Quenya的发音就是"Queñña"而不是"Quen-ya"。还有一种可能是"Queñya",n照样被颚化,但跟着有一个清晰的y-音(这是当ny位于词首时不会发生的)。托尔金朗诵Namárië时,至少有一次将inyar发音作"iññar"(但是第二次发音仅是"inyar",包含n + y)。在任何情况下,出于重音考虑(详见下文),组合nylyrytyqucw)都必须要么看作长辅音要么看作辅音丛——不过有时必须把它们作为单个存在的辅音来分析。


 


重音[33]


任何一种语言中出现多音节单词时,说这门语言的人都会把某些音节读的比另一些音节重些。我们可以说这些音节被加重音[34]。不同语言对音节的处理方法不同。比如,日语中几乎每个音节的力度都一样,一些无爱的外国人称其为“机关枪扫射”。但是在西方语言中,重音很普遍:一些音节是重音音节,另一些不是。


 


不过为哪些音节加重音在不同的语言中不同。一些语言的规则很简单:如法语中,总是为最后一个音节加重音。对当地人来说,不是英语中的"PARis",而是"parIS"(其实法国人不发s的音,不过这跟重音没关系)。芬兰语的规则也很简单,所有第一个音节都是重音:当母语为英语者认为最“理所当然的”发音是"HelSINKi",当地居民其实将这座城唤作"HELsinki"。


由于芬兰语是托尔金最初的灵感,或许会有人认为他会将芬兰语中给第一音节加重音的简单规则应用到昆雅语中。在“内部的”或小说的语言历史中,他的确曾经设想过早期昆雅语是这样标重音的(那被称为回缩时代,WJ:366)。但是这在诺多精灵流亡之前就被新体系替代了,因此中土大陆是能听到的昆雅语有不同的重音规则。这套在《魔戒》附录E中被详细描述的体系就是我们要用的。(看起来托尔金似乎借鉴了拉丁语!)


 


单音节单词nat "thing",如,显然没有任何问题:这个音节是唯一可以被加重音的。最简单的多音节单词,即双音节单词,也没有问题:在《魔戒》附录E中托尔金写道“对于双音节单词,重音永远在第一个音节上”。因此,几乎没有例外:唯一的例外是avá "don't!",这个词的重音落在后一个音节上"aVÁ"。(即使这个词也有áva的形式,根据规则发音重音落在第一个音节上"ÁVa")有时,我听到人们读蒙福之地的名字Aman时将重音放在第二音节,而不是第一音节上——但是根据托尔金的规则,正确的发音一定是"AMan"("AmAN"是Amman,约旦的首都!)


 


更长的单词,有三个甚至更多音节的单词,重音的选择要复杂些。很多都被标在倒数第二个音节上。不过也有些时候倒数第二个音节“不合格”:音节因为太短而不能被读成重音。我们要如何辨识出一个太短的音节呢?没有长元音(有重音标记的)的音节就是太短的音节。这时的元音本身太短。如果这个短元音后只有一个辅音,或者根本没有辅音,那这个音节几乎不可能是重音音节。它唯一被重新看作长元音的机会是包含以下昆雅语双元音之一:aiaueuoiuiiu。两个元音组成一个双元音可以被视作和单个长元音(有重音标记的)一样“长”。但是如果没有双元音,没有长元音,甚至短元音后没有一个辅音跟着,这个音节就是个无可救药的短音节。就算这个音节出现在倒数第二个音节的位置,它也没有得到重音的资格。在这种情况下,重音向前一位,移到倒数第三个音节(无论这个音节是什么)。托尔金写到,下列形式的单词“在精灵语,尤其是昆雅语中被偏爱”。例如:


 


单词如vestalë "wedding",重音为"VESTalë"。倒数第二个音节因为有短元音(the a)且只跟着一个辅音(the l),所以不能被标重音;因此重音往前移一位,到倒数第三个音节。我有时会听到人们将复数形式如Teleri (the Sea-Elves)和Istari (the Wizards),读作"TeLERi", "IsTARi";根据托尔金的规则我们得知实际是"TELeri", "ISTari"。这些单词中短短的倒数第二音节不可以被加重音。


 


单词如Eressëa(蒙福之地附近一个小岛的名字),一些母语为英语者会尝试给倒数第二音节加重音(结果名字变成"Eritrea"!)。但是由于Er-ess-ë-a的倒数第二音节只有一个短音ë,后面没有任何一个辅音,这个音节不可以被加重音,重音应该移到前一个音节去"ErESSëa"。还有这种形式的(倒数第二个音节只有一个短元音没有任何辅音)其他单词:Eldalië "the people of theElves" ("ElDAlië" – 虽然词汇Elda "Elf" 本身重音为"ELda"), Tilion "The Horned",一个迈雅的名字("TILion"),laurëa "golden" ("LAURëa"), Yavannië"September" ("YaVANNië"), Silmarillion"[The Story] of the Silmarils" ("SilmaRILLion")。


 


除了有这些“被偏爱”的词,当然也不缺倒数第二音节够资格被加重音的词。例如:


 


维拉称为“星辰之后”的Elentári,重音为"ElenTÁRi",因为倒数第二音节的元音á是长元音。(如果是短元音a的话就不能这样标重音了,因为这个元音后只有一个辅音,那么重音就要往前移以为到倒数第三个音节上"ELENtari"——不过没有这个词。)名字NúmenórëValinórë中,重音在倒数第二音节的ó上(而在缩写的形式NúmenorValinor中,重音必须在导数第三音节上:NÚMenor, VALinor)。


 


单词如hastaina "marred"或Valarauco "Power-demon" (辛达语,炎魔)重音作"hasTAINa","ValaRAUCo"——因为双元音aiau在标重音时算作长元音。


 


名字ElendilIsildur重音作"ElENDil"和"IsILDur",因为倒数第二音节的元音虽然是短元音,但后面有不止一个辅音(分别是ndld)。复辅音和辅音丛效果相同:如Elenna ("Starwards", 努门诺尔的名字)重音作"ElENNa"。(与形容词elena "stellar, of the stars"不同:这个词必须读作"ELena",因为倒数第二音节是短音节"en"——与Elenna里的长音节"enn"不同。)


 


注意,字母x代表两个辅音ks。因此,如Helcaraxë (a place-name)的单词重音为"HelcarAXë"(不是那种在倒数第二音节的a后只有一个辅音的"HelCARaxë")。如KARAK所记录,参考自词源中的拼写Helkarakse


 


如上所述,有些组合显然应该被看作是单辅音qu (cw/kw):表示唇化k,不是k + w。类似地,nytylyry代表颚化的ntlrn=西班牙语ñ)。但是在单词中部,需要考虑重音的时候,似乎qulynyty等算作一组辅音(复辅音或辅音丛——这一点我们不确定托尔金的意图)。在WJ:407中,托尔金表示组合词ciryaquen "shipman, sailor" (来自cirya "ship" + -quen "person")发音作"cirYAquen"。如果这里的qu (= cw/kw)被看作单辅音,唇化k,那a后就没有足够的辅音让其成为重音:这个词就应该被读作"CIRyaquen"。所以这里的qu要么算作辅音丛k + w,要么表示长的或者双倍的唇化k(或跟着w的唇化kw)。我们该做的是:按照"cirYAquen"发音,不要操心剩下那些学术问题。其他包含组合的单词还有Elenya (精灵六天为一周,一周中的第一天,重音为"ElENya"),CalaciryaCalacilya (蒙福之地里的一个地方,重音为"CalaCIrya", "CalaCIlya")。


 


关于重音标记[35]的一点警告:注意长元音(á,éíóú)上的重音标记仅仅表示他们是长元音。虽然这些符号常常用来表示重音音节,在托尔金的昆雅语中却不是这样的。(可以注意到Pokémon的重音不在é,所以托尔金在这一点并没有很乖僻!)虽然重音常常会在长元音上,如上述Elentári的例子,但这不是必须的:如果长元音不在倒数第二音节,它的长度(如重音标记所示)就和重音无关了。在单词如Úlairi(戒灵的昆雅语名字)中,重音落在上ai,不是ú。拼写palantír误导了很多人,让他们以为这个词重音在"tír"上。以下是在PJ执导的魔戒三部曲中饰演甘道夫【Gandalf】的伊恩·麦凯伦【Ian McKellen】在电影拍摄期间所写:


 


……我必须学一种新的发音。这段时间我们一直在说"palanTÍR",而不是像


古英语那样把重音放在第一音节上。就在这个词要被录入电影配音时,口


音教练安德鲁·杰克【AndrewJack】来校正;他为Restoration教我诺福克


口音,也为《魔戒》执导所有的语言和口音。出自精灵语的Palantír应该


严格按照托尔金的规则,把重音放在复辅音前的音节上——"paLANTír"听


起来像"lantern"……


 


安德鲁·杰克【Andrew Jack】是对的。Palantír的重音不应该放在最后一个音节上;基本没有多音节的昆雅语把重音放在最后一个音节上(我前面说过,avá "don't!"是已知唯一的例外)。重音应该放在倒数第二音节的a上,因为它后面有辅音丛nt(我不可以像麦凯伦那样称此为“复辅音”,因为我想把这个词留给一组两个一样的辅音,如ttnn——但是在分辨重音时,复辅音和辅音丛效果一样。)所以的确应该是"palANTír"。(但是在复数palantíri中,因为有长元音í出现在倒数第二音节,发音为"palanTÍRi")。


 


当一个长单词以两个短音节结尾时,最后一个音节可能会是次重音[36]。如hísimë "mist",主重音是hís,但是最后一个音节-不是完全的没有重音。不过次重音比主重音弱。(在RGEO:69中托尔金提到为了诗句的美感,可以有韵律的使用次重音。)


 


速度[37]


最后,对一个我们知之甚少的问题的简短的说明:应该多快速的说昆雅语?少数几条托尔金本人说昆雅语的录音在这方面是不“可靠”的;他不可避免的小心发音。但是在描述费艾诺【Fëanor】的母亲米瑞尔【Míriel】时他写道“她说的飞快,并且以此为豪”(PM:333)。所以快速的昆雅语是的昆雅语。当托尔金写道“精灵用了很多……伴随手势”(WJ:416)时,我们应该想起他对意大利语的热爱——参见书信:223。


 


总结


昆雅语中的元音是aeiou;长元音被标有重音记号:áé等。元音的发音时纯正的“意大利语”音值;长元音áé应该被注意到与短元音ae近似。一些元音会被标注分音符(ëä等),但这不影响他们的发音,只是提示习惯英语的人们。双元音有aiaueuoiuiiu。辅音c的发音一直是k;l的发音是普通的,齿音L;r要颤音;s一直是清辅音;y只被用作辅音(如英语you)。理想情况下,辅音tpc应该恰好是不送气的。颚化辅音被连写的-y表示(tyny等);唇化辅音通常被连写的-w表示(如nw,但cw被拼作qu)。t前的H发音作[x](德语ach-Laut),除非这个组合ht在元音ei之前,这时h发音类似德语ich-Laut。其他情况下,h发音如英语h;连写hyhw分别在某种程度上如ich-Laut和清辅音w(如美式英语wh)。组合hlhr一开始代表清辅音lr,但是在第三纪时,这些发音逐渐演化为普通的lr。在多音节单词中,重音落在倒数第二个音节上,前提是这个音节是长音节(要么含有长元音,要么含有双元音,或者跟着一个辅音丛或双辅音的元音)。如果倒数第二个音节是短音节,重音落在倒数第三个音节上(除非这个词只有两个音节,那么重音落在第一个音节上,无论音节长短)。


 


练习


虽然已经提到了很多发音要点,但很可惜我无法出任何习题;我们不是在一个教室里,所以我无法亲自辅导你的发音。但是在重音和h的发音方面,还是可以有习题的。


 


1. 判断以下单词中哪个元音(单元音或双元音)是重音。(不需要指出它起始的整个音节。)


A.Alcar("glory")


B.Alcarë(longer variant of the above)


C.Alcarinqua("glorious")


D.Calima("bright")


E.Oronti("mountains")


F.Únótimë("uncountable, numberless")


G. Envinyatar("renewer")


H. Ulundë ("flood")


I.Eäruilë("seaweed")


J.Ercassë("holly")


 


额外的重音练习:当我们听到电影中的辛达台词时,PJ的魔戒现身【The Fellowship Of The Ring】中一个很突出的昆雅语例子是那一幕,当萨茹曼【Saruman】(克里斯托弗·李【Christopher Lee】饰)站在艾辛格【Isengard】之巅为了阻止护戒小队念出的对雪崩的召唤。他对护戒小队将通过的群山说:Nai yarvaxëa rasselya taltuva notto-carinnar! = "may your bloodstained horn collapse upon enemy heads!"(在电影中没有翻译)。演员的重音是这样的:nai yarVAXëa RASSelya TALTuva notto-CARinnar.。根据托尔金的指示,这些重音对吗?如果不对,那哪些是对的哪些是错的?


 


2. 虽然昆雅语中的字母h拼写和我们的语言一样,但是它有不同的发音。忽略连写的,字母可以有以下发音:


A) 如“呼气h”,英语high中的h


B) 多少像英语中的huge,human,完全像德语ich中的ch


C) 如ch在德语ach中,或苏格兰语loch中(音标写作[x])


除此我们还有D) 字母完全不发音,只在古昆雅语中表示后面的辅音是清辅音


将以下词汇归为(A,B,C,D)四类:


K.Ohtar("warrior")


L.Hrávë("flesh")


M.Nahta("a bite")


N.Heru("lord")


O.Nehtë("spearhead")


P.Mahalma("throne")


Q.Hellë("sky")


R. Tihtala ("blinking")


S.Hlócë("snake, serpent")


T.Hísië("mist")


 


练习的答案可以在这里被找到并且下载:http://www.uib.no/People/hnohf/keys.rtf


 





[1] Phonology




[2] Vowel




[3] Consonant




[4] Open




[5] Close




[6] Plosive consonant




[7] Fricative




[8] Spirant




[9] Nasal consonant




[10] Voicing




[11] Vocal chord




[12] Voiced sound




[13] Unvoiced sound




[14] Syllable




[15] Monosyllabic




[16] Polysyllabic




[17] Basic vowel




[18] Diphthong




[19] Labialized




[20] Palatalized




[21] Double consonant




[22] Consonant cluster,又被称为辅音丛




[23] Schwa




[24] Hiatu




[25] Diaerese




[26] Breath-h




[27] Clear l




[28] Dark l




[29] Trilled




[30] Uvular




[31] Aspiration




[32] Aspirated




[33] Stress




[34] Stressed or accented




[35] Accent mark




[36] Secondary stress




[37] Speed





和弦而歌:

Egalmoth,Lord of the house of Heavenly Arch

(完成了)

Elenyanar:

新買了掃描器,把舊圖重存~

和弦而歌:

Lord Egalmoth 








(还是发一下这张的最终版吧,背景是燃烧的白城,似乎小图看不太出来)